零点十分

“ 没什么了”
“岁岁平安”


“那就祝我们有数不尽的鲜花和浪漫”💐


“那就在一起 黄昏与四季”🎀


“我们要留在彼此身边年复一年”


☁半唯地库
👊不理智熙华何尚粉莫挨我

救命,我发现我欠了你们好多文!!!

九亭的社恐×病娇,我一个朋友投的花吐症,贤华的《有始无终》

你们想先看哪个?我挤时间写,或者投稿都行(仅限tag内)

生日快乐,祝我自己

病娇×社恐


张九泰:“我要把你关起来,除了我你不能见任何人,你只能是我的”

刘筱亭:“还有这种好事?”

Q:太 太 多 长 时间 没 更 新 了👏

你指定不是我读者,昨天的点梗都没有看见(严肃)

一个预售+抽奖

冲啊!!!!!!!!!

第一次出本还是有点害怕的QWQ,但是两位老师都对我超好的!!!我也在偷偷做大事了!!!

星台(预售+抽奖):







书名:《欢喜城》


作者:@星台 


封面:南瓜@两只小瓜瓜 


排版:西瓜@两只小瓜瓜 


图宣: 南瓜@两只小瓜瓜 


插图画手:@咸鱼在线跑路 


赠品画手:失了个大鹅


另外参本人:@九妖(筹备抽奖中) @零点十分 


校对: @九妖(筹备抽奖中) 


字数:7w


类型: all秦


内容: 正文+未公开番外(收录《人人都爱何九华(完结篇)》等)






尺寸规格:A5胶装一册,内外封


外封:250g铜版纸覆满天星膜


内封:250g布纹纸


扉页:120g飘金彩印,扉页前面加空白泰拉(柔黄)一张


内页:100g本白欧维斯


-------------------




本子全款:40


挂坠加购(1只):12r


预售开始日期:9月24号晚上八点


预售结束日期:10月27号


发货日期:11月17号左右


赠品:前三赠挂坠1只






收到本子后,请不要在淘宝店铺晒图或者评价关于文的内容哦!




若咨询淘宝客服显示已读但是未回复,可能是信息被吞了,请再次发信息呼叫,多发几次,谢谢!




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挑剩下的余本,以后也可能不会二刷,所以要入本的要尽快哦~




港澳台海外走集运的小伙伴尽量走上海这边的,海关检查比较松,国内邮费也便宜些。直接拍链接就好,拍下后会显示集运选项~~【特别注意一点】:最大单次下单数量控制在20本以内(超长 超重或者是超体积),安检过不了!!如果是20本以上请分开下单!!如果不明白请咨询客服后再下单!但是,因为海外订单周期很长,出现问题会没有本子售后的了,而且退换邮寄费用很高(而且存在第三方中转费用,会牵扯不清),所以海外订单是没有任何售后的,不能接受的小伙伴请不要下单哦!!




如果你的家长不让看bl/言情小说,请不要让家长代拍,也要注意藏好你的本QAQ,千万千万不要让家长代拍!!!!谢谢!!如果你还未成年,请在家长同意的情况下购买。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盗版(买我们预售本子等我们发货收到了拿去复印卖给读者,质量特别差),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另微店/拼多多有与工作室名字相同的店铺,也为盗版,并非工作室哦!工作室没有任何微店/拼多多店铺,之前微店短暂用过一个但几年前就已废弃不用!一切除此链接外的购买方式均为盗版!请小伙伴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哦!


现在盗版很猖狂!!


特别猖狂!!!








如果读者小伙伴没有淘宝、支付宝账号,作者最好微信QQ收款,然后帮忙淘宝代拍下(代拍时,地址收信人手机填读者的),最好帮忙代拍,这样我们发货方便些。


不方便代拍的话,也可以微信、QQ代收款,记下地址、号码、收件人,在预售结束的时候给我地址和数量。代收款作者拿着就行,我们结算时会把作者收款的费用扣除


地址登记范本:xxx,13900000000,上海浦东新区xxxxxxxxxxxxx,x本(地址请确保正确,手机号码请确保能打通。)


【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6元,内蒙古/甘肃/青海/海南/宁夏15,西藏35,其他省10元,港澳台以及海外必须走淘宝散集,散集选项里面的直邮,周期短一些】


【普通快递3本以上算超重,要加续重费,江浙沪每公斤加1元,内蒙古/甘肃/青海/海南/宁夏8元,其他省4元(正常3本超一公斤)】


新疆一律走顺丰,首重20,续重费每公斤10元,按照实际重量收取续重费(顺丰重量卡的太严格了)


港澳台读者也可以顺丰直邮,下单选——自行联系卖家发货








链接:预售哒 


二维码:




好啦,感谢你看到最后mua


最后是星台想说的话,2020年开始写all秦,不知不觉就一年了,同时也因为大家的喜欢而累积到了7kfo,所以想搞个抽奖啦,不知道大家参与不参与。


1.《欢喜城》合志将在送礼物最多的人送出一本(不含挂坠)(截止至预售结束)(只有一个人送礼是会直接取消的这个抽奖)


2.在评论抽两人送挂坠(预售结束第二天开奖)


3.关于秦霄贤的大礼包一件(暂时保密)(十一月一日开奖)


【爱心蓝手评论关注四连才能得到哒】




希望以后也能一起喜欢秦霄贤和all秦!!





《有始无终》三


   


     秦霄贤的人际很广,爱好也多。在没有火起来的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带上何九华还有刘筱亭或者张九泰中的某个人在下班后去夜店玩。

   


     如果说别人去夜店是为了找陪睡或者喝酒的,那秦霄贤就是单纯的去蹦迪了,美名其曰说是释放一天的压力。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那个年纪小伙子的热情像野草一样疯长,不像少年时期的莽撞,也不像过了那段时期的稳重。

 


      刘筱亭他们当然乐不思蜀,有个人攒局不去白不去,可何九华年纪大了,年轻时在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了,台阶磕着了腰和尾巴骨,当时只是单纯的疼,到后面就落下了腰疼,一使劲就疼。所以在刘筱亭他们每次想带着何九华一起去的时候何九华总以不喜欢为理由拒绝。

  


     何九华不去,秦霄贤去就没什么意思了。在没认识何九华之前,秦霄贤每天晚上泡在夜店里,白天再累也没有感觉了。可认识何九华之后感觉事事没了何九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义。何九华不喜欢夜店,窝在秦霄贤的家里逗狗打游戏,秦霄贤也不去夜店了,陪何九华在家打游戏。

    


  “旋儿。”何九华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躺在床上,摊开双臂,扭过头对秦霄贤说“我饿了,你帮我做饭吧?”秦霄贤听了这话差点从穿上蹦起来,手机掉地上也没来得及去捡“让我做饭?你还想不想活了?”何九华也不是不知道秦霄贤做饭有多难吃,给奶球吃奶球也吃不下,差点送医生看看去。

 


       何九华认命的起了身,去厨房做饭,手在忙的同时也不忘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唠叨秦霄贤,要是没了他还怎么办?洗衣机不会用,饭不会做,狗不会喂,感觉自己和养了个儿子一样。

  


      吃过饭,秦霄贤又想赖着何九华去遛一遛奶球,让一个姑娘整天待在家里也闷的很,一个狗既不了解游戏也不了解相声,秦霄贤每天和它说话它也听不懂,何九华来了就可以理所应当的站在何九华身边散步了。

    


   “大华。”

   


    “嗯?”

   


    “你……有喜欢的人吗?”

 


      何九华不知道秦霄贤为什么这么问,但他承认,他在秦霄贤小心翼翼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动了。

     


  “没有啊。为什么要这么问?”

   


    “哦……”秦霄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抬起头笑着看了看何九华,说到“没事呀,看你一把年纪了还没有对象,我都替你着急。”

  


    “哎你。”何九华伸手作势要打他,虚晃一下也没有下手,也是舍不得。“给你脸了是吧?”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绕着小区附近绕了大半圈,又是回到了秦霄贤的门前,两个人在楼梯道,何九华看着秦霄贤进了房子,将狗绳递过去,想看着秦霄贤关门。

    


   “大华。”在何九华快要抬脚离开的时候,秦霄贤出声叫了何九华一句,何九华收回脚步,扭过头疑惑的看着秦霄贤尚未关上的门,冲着秦霄贤笑了一下,问到:“怎么了?”秦霄贤局促的站在何九华面前,奶球在脚下绕来绕去,紧张的样子和第一次见何九华向她借大褂的样子一模一样,是让何九华不想忘记的样子,直率而稚气。

   


    “你今天晚上和我睡吧。”

 


       何九华愣了愣,不是他不愿意,是突然来的这一下让他有点猝不及防,像晴天中突然闪过一道雷,打在了何九华的心里,直穿肺腑。

   


     见何九华没有反应,秦霄贤还以为何九华是不愿意或者反感这件事,扔下狗绳抓住何九华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解释道“不是的,我的意思是……奶球很喜欢你的,你今天晚上就留下来吧……”

    


   我也很喜欢你……

  


     这是秦霄贤没有说出口的。

  


    “……”

   


   “好。”

  


      我当然愿意了。

 


      当秦霄贤在洗完澡后以为何九华已经睡了而躺在他身边的时候,何九华因为感受到柔弱的床轻微陷下去一块儿,秦霄贤很瘦,所以并不觉得难受,但是何九华还是把身体绷的僵硬,在关了灯何九华慢慢的把身体放松的时候,秦霄贤有意无意的把手臂从何九华身后环绕过来,何九华一僵,心脏跳个不停,呼吸都变的混乱起来了,不是他不讨厌,是突然这么亲密的动作让他有点不太习惯。

   


    也是后面秦霄贤才知道,何九华最喜欢别人这样抱住他,因为感觉像是被整个世界轻轻的包围住了。

 


      夜深了,秦霄贤已经入睡,平稳的呼吸声让何九华的耳朵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突然刮了一点点小风,窗户并没有关,何九华怕他会冷,轻轻的将秦霄贤的手臂放下,起了身,准备下床到另一便给秦霄贤盖一下被子。

    


    脚触碰到冰凉的地面,轻轻的点了地,胳膊却被一只纤细的手拦住,秦霄贤抓住了何九华的胳膊,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迷迷糊糊的说了句让何九华有点心疼的话。

   


    “别走,陪着我。”

   


      何九华轻轻的将秦霄贤的手掰下来,安抚一般拍了拍秦霄贤的胳膊,声音低了低,干净而温柔,哄孩子一般说“我不走,我帮你盖一下被子。”秦霄贤才放心的再次睡下。

    


   何九华笑着叹了口气,饶过床来到秦霄贤身边,蹲下身轻轻的把耷拉下一半的被子盖好,又起身把窗户关小了一点,才再次躺在床上。

   


    原本以为和别人一起睡会很不习惯,可听着秦霄贤轻轻的呼吸声何九华居然也有了困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在心里说了一句:

    


   “晚安,小屁孩。”

《有始无终》二


       按照偶像剧里男女主角相遇的那个说法,何九华遇见秦霄贤的那天的天气一定有一些特别的特殊意义。要不然阴了好些天的北京怎么突然就晴了,万里无云,惠风和畅。



        何九华那时候大概都快三十了吧,应该是二十八岁,眉眼也是带着一丝丝不属于二十八岁的那种冷峻和凉意。

  


      在秦霄贤惴惴不安走向何九华的时候,何九华脖子上还枕着一个U形枕,微微皱着眉,在秦霄贤蹑手蹑脚的走到何九华面前迟迟没有走动的时候,何九华正了正U形枕,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一个大概不过二十的小伙子局促不安的站在自己面前,放在裤腿两边的手紧张的篡紧衣角。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一点调侃的意思开口问到:

   


   “爷们儿,在我这站着,有事儿?”

  


     何九华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一口标准的北京腔,说起话来懒洋洋的,好听极了。秦霄贤的心口像有虫子爬过一样,痒痒的。

 


       何九华不说话的时候全身上下都带着冷气,眼睛是凉的,眼角微微上调,标准的狐狸眼,可以勾人的那种,和何九华不熟悉的师兄弟都有点怕他,包括当时的原搭档,尚九熙。秦霄贤不过是一个才十八的小孩子,对一个不熟甚至没见过面的师兄当然是心有余悸的。

     


 “师……师兄。”秦霄贤局促的站在何九华面前,手指绞在一起,何九华看着都感觉这人的手都能系成一个中国结了。

   


   “嗯?什么事?”何九华少见耐心的听别人墨迹。

  


    “今天我头一次上台……”秦霄贤丝毫看不见何九华的忍耐没有继续墨迹。



      “害怕?紧张?”何九华耐心的准备开导这个新人,一肚子草稿就准备开口说出来。

   


   “不是……我忘记带大褂了……”秦霄贤低着头不看何九华,盯着自己的的鞋子墨迹。

    


   何九华为数不多的耐心快完了。

    


  “借手机打电话?”

    


  “我大褂都在我爸妈那里……”使劲消耗何九华耐心。

 


     “少爷,你到底要干嘛?”何九华没好气的往沙发上一靠,从桌子上拿起手机就刷了起来,懒得去看他了,整个人蒙上一层“莫挨老子”的气息。

  


     “师兄,我看您身量和我差不多,我想借一下您的大褂,毕竟是第一次上台,不想给观众和先生留下不好的印象……”

  


     何九华看了秦霄贤一眼,这人倒是瘦极了的样子,裤管空荡荡的。那时候的何九华也瘦,下颚线单薄锋锐,虽然说身高比秦霄贤矮一点点,但他做大褂的时候让人家专门做长了一点,应该也够。

   


    收回目光。何九华从身边的背包里拿出自己刚熨好没多久的大褂,递给秦霄贤。秦霄贤战战兢兢的双手接过,撒开腿就跑向换衣室,感觉在这多带一秒演出都会迟到。

   


    秦霄贤从换衣室出来,不自在的正了正领子,何九华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在看到秦霄贤的时候怔愣了一下。那是身橘红色大褂,何九华喜欢极了那颜色,说艳不艳,就是好看,穿在何九华身上也好看,和只狐狸一样。

  


     但同一身大褂秦霄贤穿上就不一样,如果何九华穿上是媚的话,秦霄贤穿上就是儒雅,说明白一点就是干净,稚气。让何九华一时晃了神。

   


    “师兄?”秦霄贤小心翼翼的开口,“不好看吗?”

  


     可能是鬼迷心窍,何九华当时回了一句:“好看。”确实,好看极了。

   


    秦霄贤上了台,何九华也不玩手机了,侧身靠在侧幕的柱子上,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站在舞台上的秦霄贤。新人第一次上台多多少少都是有些青涩的,但还是得心应手,面对观众虽然有些胆怯,但不至于忘词。

    


   还行。

  


     这是何九华第一个想法。

 


      声音好听。

 


      这是何九华在低下头的时候脑子里面的第二个想法。

 


      台上热烈的掌声让何九华回过神,再抬眼看去台上的人已经下台了。秦霄贤自来熟的给何九华打了招呼,丝毫没有之前借大褂的那种轻声轻语,估计是在台上的那股劲儿还没有下去。

    


  “师兄!”

  


    “嗯。”何九华看着秦霄贤,笑了笑。

 


     “今天谢谢师兄的大褂啦,待会儿出去我请您吃饭吧?”

  


     小孩也是单纯,才见第一面就要请别人吃饭。那时候的德云社还不是特别火,何九华也不算什么比较出名的,有点知名度但都是观众,还不存在粉丝,所以出门不需要戴口罩什么的。

  


    “好。”何九华点了点头,下巴往换衣室那边一勾,接着补充了一句“先去换衣服。”

  


     和秦霄贤来到路边的一家烧烤摊,两个人在外面坐下,何九华刚放下包,秦霄贤就已经跑到柜台那里点菜了。

   


    “李叔!来十串羊肉,十串牛肉,两串烤鸡翅,烤鱿鱼也两串,来五串虾吧。”转过身看着何九华,眨巴着大眼睛问何九华“师兄,你想喝什么吗?”

   


    “矿泉水就好,我不喝酒。”何九华摸了摸鼻子,其实他是喝酒的,但怕自己喝酒之后还得麻烦人家送回去,就说不喝。毕竟不熟,拖累人家多不好。

   


    “那就两瓶矿泉水。”

   


    “你不点些素的吗?”何九华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其实不是管别人事的人,但这一堆肉不腻的慌吗?

   


   “哦对。”秦霄贤下意识一拍脑门,转身又去给老板说“那就再来四串土豆片吧,茄子也来两串。”

   


    “好嘞!”老板笑眯眯的,虽然在和秦霄贤说话但手里的活没有停“小秦今天带朋友来了啊?”

    


   “嗯!”秦霄贤笑着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何九华,又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同事,今天帮了我大忙呢!”

   


    “交新朋友了就好,等着去吧,很快就好了。”

 


      “好嘞李叔!”

 


      秦霄贤回到何九华面前,看着何九华的眼睛,不用问也知道何九华在想什么,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打开抽出一张纸擦桌子一边说:

  


    “我一直都在李叔这里吃烧烤,小时候我爸我妈忙,我和姐姐经常跑到李叔这里,我们写完作业就帮李叔收拾收拾桌子,端端盘子,不忙的时候逗一逗李叔的猫。”说到这秦霄贤擦桌子的手顿了一下,抬起来把纸扔到脚边的垃圾桶里,接着说道“可惜了,猫已经不在了。”

   


    气氛有点凝固,秦霄贤打趣一般笑了一下,说这么伤感干什么,接着抬起头问何九华,“师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何九华,人可何,韶华的华。”说着,何九华觉得多多少少有点干涩,又开口道“原名何健,单立人加一个建筑的建。”

 


      秦霄贤咧开嘴笑了笑,笑的有点傻气,那是在未来何九华到死舍不得忘记的笑。

  


    “我叫秦霄贤,秦岭的秦,贤德天下的贤。原名秦凯旋,凯旋而归的凯旋,我爸妈经常叫我旋儿,你也可以这么叫我。”然后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

  


     虽然秦霄贤自来熟,可何九华还是觉得第一次见面就叫这么亲密的昵称不太好,还是叫了声“霄贤。”

 


      “行吧行吧。”秦霄贤撇了撇嘴“霄贤也成。”

  


     两个人越聊越投合,感觉像两个相见恨晚的朋友,两个人从相声聊到了喜欢的东西,何九华也知道了秦霄贤比自己小了整整十岁,可已经开始自己住了,而且还知道了秦霄贤就住自己在自己家楼下。

   


   “华哥,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怪秦霄贤太会聊,怪他突然打开话匣,怪他莫名和秦霄贤聊的来,还没来得及想就答应了。



        到后来,两个人越来越熟,何九华也习惯管秦霄贤叫“旋儿”,有时候喝醉了还会趁着醉意喊一声“旋儿哥”。秦霄贤也不再叫“华哥”,熟悉后就习惯叫“大华”。

  


      有时候秦霄贤也纳闷,明明比自己大十岁,却比他还小孩子气,会撒娇会哄人,喝醉了也是乖乖的。何九华之前在三队,后面到了五队,秦霄贤在八队,秦霄贤会去五队接何九华下班,两个人总会有一个人的家是空的,一般都是何九华。

 


      何九华会把自己的一些东西带去秦霄贤房子,没事儿就在那住下了。他给秦霄贤做饭,给秦霄贤洗衣服,然后做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秦霄贤把碗洗完拖着长音叫一声旋儿哥,然后秦霄贤就会飞速跑来给何九华炫耀说自己洗完了。

 


      再后来秦霄贤和何九华都到了七队,两个人更是巴不得每时每刻粘在一起,同时两个人和张九泰刘筱亭关系也好的不得了,被姑娘们叫做地库小分队。

 


      他们也知道一个秘密:刘筱亭张九泰其实是一对情侣,父母都同意的那种。

   


     “恋爱不分性别,爱情不能用性别来拘束。我只不过喜欢刘筱亭,碰巧人家也喜欢我,只是喜欢而已,没有什么。”

   


     这是何九华在问的时候张九泰的原话。

   


    说实话,何九华来到七队那年他三十二,活了三十二年还真没有谈过什么轰轰烈烈的恋爱,那些女生总是只喜欢他这张脸,可他却只想找一个安稳的人。

 


      何九华在第一次见到秦霄贤穿着他的大褂站在自己面前无措小心的看着他,问他好不好看的时候,何九华就有一种预感。

   


    他可能要栽了。

《有始无终》一


     “我走后,你别再难过”

  




  何九华半躺在椅背上,下意识去掏衣服口袋,空荡荡的让他突然想起,医生说自己现在不能抽烟。烦躁的把手放下,从桌边拿起手机,打开音乐软件,把声音开到最大,把隔壁吵架的那对儿小情侣的声音盖下,望着面前写了一半的纸张。黑色的金属钢笔在指尖转了一圈后打开笔盖,写下第一个字。

  




  “旋儿 : 


  见字如晤。


  好久没从正面见到你了,也好久没有看过你的眼睛了。


  最近你过得好吗,早上还会迟到吗,晚上还会不会熬夜了?你那么忙,一定不会吃早饭,以后别吃外卖了,总吃对身体不好……”

  




  何九华突然发了一会儿呆,当初他嘱咐刘筱亭帮他租的新房就在街边,已经很晚了,楼下的饭店早就关门了,只剩下大大小小的一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在开门。清洁工已经开始清扫一天下来街上的垃圾,流浪的猫猫狗狗在翻找有没有人们扔掉的能吃的东西。被人遗弃久了,不指望能吃上好东西,只要有几片菜叶子就可以吃饱,要是能吃上面包或者剩饭剩菜之类的,那就可以吃两天了。




  黯淡的月光从外面照进来,被格子窗拦住,照在桌上的也廖无几几,在信纸上显得凉薄极了。整个房间感觉冷冷的,何九华不得已打开台灯,原本准备买暖橘色,可是怕自己打开灯的时候会困,就换成了冷白色。可现在一想,还是暖橘色好,冷白色扎的何九华眼睛疼,疼到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疼到不由自主的落了泪,疼到原本都把秦霄贤忘了,可在这时候还是全都想起来了。




  何九华看着台灯,眼睛里的情绪是说不清的。突然在一瞬间,早已麻痹疼痛的他却在一瞬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疼。



  可那不是病痛带来的疼,是心疼。



  回了神,低头看着桌面的信纸,上面已经有了几个泪圈,打湿了纯黑墨水写出的字。何九华看着自己的字,抬起笔,继续写下去。




  他记得秦霄贤曾经说过,何九华写连笔比简体好看,规规矩矩的写反倒会把何九华笔尖的那种起伏感给掩埋了。但自从有一次自己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字被人嘲讽的体无完肤后,何九华也就不怎么写字了。倒是让秦霄贤挺遗憾的,当时何九华还好一顿哄,也不知道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为什么那么容易生气,生气就算了,一气就喜欢把自己闷起来,还得何九华好声好气的去哄。何九华自己都没有生气,他倒是先不服了。




  何九华抬起笔,写下最后一个字,找出一个信封,把信纸整整齐齐的折好,封上口,放在了桌上。




  何九华盖上笔盖,天已经晚了,但他却站起了身,把身上这件单薄的衬衣脱了,换上了那件正面有红色爱心的灰色卫衣,秦霄贤之前最喜欢他穿那件衣服了。




  何九华打开手机,给刘筱亭打了个电话。



  “喂,二哥。”



  虽然是大晚上了,但刘筱亭没有半点不耐烦,语气里全是慢慢的担心与不忍。




  “大华,你怎么了?”


  “没事儿。”何九华在电话对面笑了一声,这么多天好不容易笑了,但刘筱亭却皱了皱眉。



  “是不是有事啊?”



  “二哥,”何九华说“你能来接我一下吗,我想去小剧场看看。”



  “怎么突然想去小剧场了?”





  何九华已经大半年没有去剧场了,前几个星期是因为在那段昏天黑地的日子里师父和队长想让他休息休息,后面那些日子完全是因为去不了。



  “好久没去了,想去看看。”


  “好。”




  他想再去看看舞台,再一次站在舞台上,看看熟悉的观众席,哪怕没有人。

  



  何九华准备妥当,带上大褂准备出门等刘筱亭的时候,却看到了放在柜子上的他和秦霄贤的合照,不由得怔在原地,看着照片,眼眶酸涩,呼吸一下子变得沉重,喘不上气。



  何九华背靠着墙,腿像灌了铅一样停留在原地,看着照片踏不出一步,抬起胳膊拿下合照,坐在冰凉的地上,手捂着心口,疼的厉害。





  照片上是他和秦霄贤第一次在微博放合照,2019年2月12日,在青岛。

  

  

  

开学了开学了✨✨

(悄咪咪 : 在预备新文嗷🍃)

《暗恋成瘾》

◎ooc预警,请勿上升正主

◎包甜





#狗尾巴花的花语是坚韧,沉默,暗恋和约定;十一支玫瑰花的意思是一生只爱你一个人# 








       张九泰在同一时间点推开门看到地上的一束狗尾巴花的时候,蹲下看着它,陷入了沉思。

  



  这是这个月收到的第十八束狗尾巴花了,每次出门都能在地上看到一束,虽然单拿出来不是特别好看,但好在人家打理的很好,一簇玫红色中也夹杂着一些绿色的花草,用细丝带轻轻的捆在一起,还细心的系上一个了蝴蝶结,用好看的彩纸包起来。原本平平无奇的杂草野花却在一番打理装饰下平白生出了些许莫名的好看。

  



  张九泰每次也不拒绝这些狗尾巴花,把它们拾起来带回家,全都搁在了一个纯白色的花瓶里,放在了电视柜上,给空空的柜子添加了一份美感,倒是比张九泰用非常自信的眼光买来后又觉得难看到窒息被亲戚朋友吐槽到不能自已的赤橙黄绿青蓝紫颜色的七彩玫瑰好看。

  




  张九泰从地上拾起这个月不知道谁送的十九束狗尾巴花,越看越觉得奇怪,在花束中间找到了一张小小的纸条,张九泰心里一惊,拿着花进了屋子,把小纸条打开看,里面只有一句话:

  



  “你值得一切美好的东西,包括被爱被珍惜。”

  



  张九泰拿着这张纸条,字不算特别好看,珠蓝色的字在纸片上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字显得确实很可爱。张九泰看着这字不由得笑出了声。

  


  谁放的呢?张九泰仔细的看着这束狗尾巴花,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第二天,张九泰在每天都能收到狗尾巴花的那个大概时间点出了门,藏在了楼梯间拐角,现在很少有人走楼梯,大多都是做电梯的。张九泰幼稚的用手比作枪,侧身靠在墙角。楼梯间安全!

  



  张九泰本来就有食困,吃过了饭就打盹儿,这送花儿的人一时半会儿还不来,张九泰就已经靠着墙面儿打盹儿了。在张九泰的眼皮快要全合上的时候,他听到了电梯门开的声音。

  



  张九泰的困意从天灵盖就出去了,一个鲤鱼打挺就打起了注意力,趴在墙边眼睛就盯着自己家门口,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男孩子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偷偷摸摸的看了眼四周,看没有人之后小心翼翼的从手上提着的花篮里拿出一束捆扎好的狗尾巴花放在了张九泰的家门口,在转过身的时候张九泰总算是看到了正脸。

  




  别的不敢保证,但那人鼻翼旁边那浅浅的痣印张九泰记得特别特别清楚。

  




  

  那是张九泰家楼下的一家花店老板雇佣来修剪花草的小花匠,叫刘筱亭。

  


  你也就别问为什么张九泰记得那么清楚,问就是张九泰惦记人家挺久的了。

  




  

  张九泰看到是刘筱亭的时候心里一惊,没等脑子反应过来嘴角已经翘起来了,自己惦记了那么久的小花匠原来也在惦记自己。

  

  



  张九泰心满意足的回了家。

  

  





  张九泰在第二天没来得及等小花匠又来给他送花就自己跑到楼下花店里了。花店老板姓秦,名霄贤,长得那是好看的不行,只要对路过的小姑娘看一眼,那别人的魂可能都飞到他那儿去了,来他花店的姑娘可能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这么个抢手的俊才郎,可偏偏是个妻管严。他的对象叫何九华,很少人见到过,但只要见过一面,就会发现何九华虽然是个男的,但可能比秦霄贤更会蛊惑人心,秦霄贤那是长得好看,但何九华是长得美,长得惊艳,一对狐狸眼最会勾人心弦,这么个美人胚子就这么便宜了秦霄贤……哦不是,跑偏了。

 







 

  张九泰背手拿着十一支玫瑰花找到了刘筱亭,看着刘筱亭手里拿着一束包扎好的狗尾巴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可爱。

  



  张九泰笑嘻嘻的说:“小花匠,下次见面别送我狗尾巴花啦!刘筱亭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抱歉啊…你知道啦……”张九泰笑着点了点头,把身后的十一支玫瑰花塞到刘筱亭怀里“以后让我来送你吧!”